资本市场瞬息万变,企业何以把握IPO时点——对话华胜天成CFO张秉霞(下篇)

发表时间:2024-01-29 10:23
图片


核心观点>>


1)在业务发展的过程中,首先还是要关注资本市场的变革。

2)我们永远都是要拥抱新的东西,要不断学习新的东西。

3)初创投资人的目的不同和身份不同,对公司未来的交易价格、上市估值、未来的发展这些都会有影响。


本期《致敬财能创变者》邀请到了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胜天成”)CFO张秉霞。张秉霞女士曾就职于太原市国税局,但热爱挑战的她后来毅然决然从体制内辞职,考上了中央财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。毕业后,张秉霞女士一头扎进互联网创新浪潮,选择了搜狐,她的个人职场半径也由此得以无限延伸。张秉霞女士从事互联网上市公司财务管理十多年,熟悉US/HK/A股上市公司财务管理,在财务、税务、投融资及资本运作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。


资本市场瞬息万变,

企业何以把握IPO时点?


成艳华:我们都说资本市场是万万不可错过的新基建。对任何企业来说,到了某个阶段一定会面临资本化的一些东西,要不自己IPO,要不被并购,所以过程当中,其实对很多财务人来讲,都在找这么一个机会。


张总整个的体系内应该是四家上市公司,对于整个上市的时点的问题,您怎么看?

张秉霞:你讲得非常对。我一直在强调,时点的把握非常重要,包括在企业的资本市场方面,在IPO的过程中,这个时点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。我们这几年,在海外做了一家海外上市、在国内做了科创板上市,其实现在回顾起来时点都是踩得很准。

比如说像海外上市,我们2020年在纳斯达克用SPAC方式上市,那时候为什么上?第一,我觉得还是对于大环境的判断。那个时候新科技的兴起,尤其是云计算这块儿来了以后,其实对整个大市场来说前景非常好,因为我们美国GDI公司就是在这个行当,行业要认对。

第二,在时点的选择上,其实GDI也是一家老牌的公司,不是新的公司,我们每一次收购,都是从产业链上的一个闭环做布局,没有想着去从资本上进行收购,一般都是水到渠成到那个程度才上资本。刚刚收购进来的时候,其实是做产业链的布局,我们认为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方面,我们在国内的技术可能还需要提升,而海外正好填补了这一块儿,他们在技术方面非常有硬实力。所以其实当时是从产业上、从业务上、从生态上进行储备的。当然,三年变革以后,GDI整个的业务发展还是不错的,整体呈上升趋势,势头很猛。

另一方面,当时是从2019年的时候开始启动,那个时候为什么开始上?本来也是准备要自己来上纳斯达克,但是在业务发展的过程中,首先还是要关注资本市场的变革。


正好2019年,尤其在美国新兴SPAC,这个方式刚出来以后,其实我们还不知道的,香港也不知道。海外这边,我们和资本市场这块儿接触的比较多,尤其是资本这块,比如黑石、摩根这些,他们其实非常关注很前沿的东西,他们也在找顺应这个时代的、好的标的,所以就和我们沟通,觉得这个方式比你自己去上更快,而且在美国SPAC又是刚刚提出来。每次新的技术、新的方式出来以后,美国资本市场的嗅觉太灵敏了,创新都是他们去搞。所以他们那时候就觉得,这个我们GDI是最好的一个标的。

新的方式出来以后,从各方面来说,包括从监管层面来说,大家都还不知道的时候,都觉得这方面放开其实对新兴市场是一个鼓励和补充,但是在细则方面大家都还不懂,就是美国证监会来说也不清楚。所以只是在大方向上,成立一个SPAC的壳公司,造出一个壳来。然后初步的这几个投资人,你是要承担风险的,在一定时间内你得找到合适的标的收购完。如果找不到这个标的收购,那就宣布失败。其实在资金募集来以后,失败了初创投资人要承担这些损失,对这些初创的“第一个吃螃蟹”的这些人来说是有风险的。

当时我们选择美国这一批顶尖的投行,这些资本市场的人还是比较有嗅觉,带着新的理念。所以我就说“踏对点”这就是基因。当时如果说我们就不选择这个,我们自己上就完了,但是我们永远都是要拥抱新的东西,要不断学习新的东西。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研究了一下SPAC,觉得这块儿可行,而且本身的标的来说,我们也是非常好的一块儿标的,其实评估完直接上可能性比较大,所以就相当于是“第一个吃螃蟹”,启动了。

启动了以后,很多东西就得摸索。尤其我们是作为一家中国公司,由美国主体来上市,拿什么上?当时又面临着外汇管制,钱又出不去。我们就是拿香港的我们的子公司上,其实是“小鱼吃大鱼”,反向并购了。我们香港市值还没它大。

这个交易模式是比较简单的,但是实行起来并不容易。比如说美国证监会、港交所,A股的上交所,大家对这个都不懂,都不知道怎么弄,都是听美国、港交所先出来这个SPAC方式,然后先去拿这个探讨。报的过程中,审批的过程中,对于大家来说都是新事物。

但是幸亏那个时候,整个资本的风气还是比较好的,A股是审得很严,但我们是拿港股去收购,只要美国证监会说这个审批合规合法,这些没问题。其实港交所这方面是开放的,应批尽批,所有的风险,你只要做到应批尽批,你和他们讲清楚,其实他们也没法判断。但是你把所有的东西都披露,你把所有的交易模式全都信息公开,都讲明白了,讲透了。

所以我们这个SPAC方式,在香港证监会也是进行了无数轮儿的和香港官员的面对面的沟通,我觉得香港官员这块儿确实是拥抱新事物。时间短、任务重,六个月的时间内去实现完整的从备案到收购、到挂牌、到交易,是非常难的。而且过程中还存在着美股USGAPP、港股和国内的这些不同准则的冲突,每个人都在学习,每个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

过程中三地的沟通非常重要,包括三地内部的沟通,以及我们和外部的监管机构的沟通,非常重要;包括我们对政策的理解和把握,以及如何踩着边缘走——在细则没有出来之前,那就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做一些突破和创新。

回顾来看每个核心关键点,去做一些突破和创新的时候,就是毅然决然地做决策。做每一个决策的时候,都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地知道一定对。但是我们这一群人就是有着共同的理念,不断地创新,相互的信任和支持才把这个IPO做成。美国用SPAC方式收购,港交所的我们应该是第一例,所以是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港交所后来邀请我们做经验分享的时候,也是拿这个事情做经验分享。

但是现在回过头来去看,我们那时候做得仓促也占好处了,就是大家都学习了,大方向是对的。后来SPAC方式出多了以后,其实大家也看到很多的问题和风险,但是因为我们毕竟是第一例,而且我们的标的和我们的投资人,当时相当于我们股东有一部分是黑石投的,所以其实是一种紧密绑定,其实就是降低了风险。

SPAC方式好的方面就是很灵活、快速,比自己上周期短,相对来说审批比正常的IPO都简单;另外也有一些弊端,比如说纯财务投资人,给你做第一批发起人的时候,这一批人的目的,是希望你上了以后很快就退出了,但是正常的IPO就是我们的大股东绑定,对企业未来长期发展的时候,其实是不同的。

如果一批财务投资人进来之后,对企业长期发展其实是会有影响的,没法让你实现长期价值主义,对未来的估值和价值走向也不一样,对发行价等都会有影响。初创投资人的目的不同和身份不同,对公司未来的交易价格、上市估值、未来的发展这些都会有影响。所以这也是后来人做SPAC方式的时候注意的一些地方。最核心我觉得还是行业的选择、标的的选择以及你和什么人一起干。

END


分享到:
关注财大咖
实时了解财税动态
更多问题咨询
扫码添加微信

联系我们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邮箱:cainengkeji@cainengtech.com
电话:010-50972048   13683257612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五街海国嘉业科技园自主创新大厦3层
©2021 - 财能科技 版权所有